CANTACT 联系我们

教条与变通矛盾吗

课后思考太具有佛学的思辨精神了,似乎是一场“公婆说理”的辩论,我个人更赞成理性变通的观点,即核心要义如果与佛陀开创佛学追求的目标是一致的,那么变通就是可接受的。其主要理由有两点:
第一、光大佛法的要求。佛陀的初衷是让众生跳出六道轮回,得以脱离苦海,所以对佛学的理解应尊重这个核心价值,以此为基础,提供让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更容易接受的“方便法门”未尝不可。
第二、与时俱进的必然。佛学的发展和演变本身就是一个与时俱进的历史过程,并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坚守下来的是少数,因时因势而变是普遍现象,佛学也因此成为一门开放包容的学问,也因此至今仍然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我认为一种学说在不同的时代被不同的人做出不同的解读是很正常的事,是对原有理论的延伸和拓展。任何一种理论和学说都会有其时代的枷锁和烙印,而在不同的时代,我们冲破了大背景下的枷锁对学说完成不断的深度思考,是一种补充也是一种完善。不同的人从不同角度做出的解读和思考更是增加了思考的维度和深度。因此我觉得学说的发展不要执着于旧有的理论,也应该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在核心的基础上拓展出不同的外延。一切都在变化中,也包括传承下来的学说和理论。
一,试对“对神圣经典做修正改革”的原因做分类
1、含义明确的教义与现实利益发生巨大冲突
创始时可行的教义,会随着在不同地域、人群的传播和时间的发展,变得不适,比如耶稣的富人问题,佛陀的女人问题。
此时教派领袖有如下选择:①坚持原教条,长期每次都这样做,教派会在“自然选择”中变得小众、消亡;②隐藏原教条,或用新内容进行覆盖,以适应现实利益。在教派比较集中,并主要靠口耳相传的情况下,这个可以做到;③当原教条已经以文字形态广布的时候,直接认定原教条是伪造的甚至是真实但错误的,但这会伤害教派的权威性;④试图通过创造“合理化解释”,让原教条的“正确性”和现实利益共存。
2、几个含义明确的教义之间存在明显冲突。
如果是旁支教义,还可以选择割除,如果发生在基础教义中,就必须修补了。
3、教条本身的记载不够明确,有歧义,所以不同教派进行了不同的解释。
二,三个“发现”
1、在课文里挖到一个bug:
佛说正法只能传播五百年。在佛陀500年后的人来说:如果这条佛经是真的也是对的,那我学的佛法就不可能是正法了;如果这条佛经是真的但是错的,那我为什么相信佛陀其他的话;如果这条佛经是假的,那要我如何相信其他佛经是真的。
不知有没有高僧修补过这个问题。
2.所有佛经里的“佛说”,大部分是假托之言,少部分是远久的传说,并没有可以被确认的“佛陀真言”。
3.毒苹果